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妈妈被轮暴
妈妈被轮暴

妈妈被轮暴

我妈叫徐桂琴,今年45岁,她原本在一个厂子里做会计,后来我上高三了,我妈就辞职在家陪读。为了让我安心准备高考,高三这整整一年,我妈独自在家照顾我的饮食起居,而我爸则在万里之外的美国进修。我爸是知识分子出生,大学毕业后就被招进一家科研单位。最近几年,他们单位经费充足,单位领导就把我爸这个骨干分子送到美国,进修研习一年。

  我爸出国后,我妈几乎大部分时间一个人在家,独守空房。我因学业繁重,基本上每天只回家睡个觉,早出晚归。街坊邻居里有几个好色之徒,他们早就对我妈垂涎三尺,在摸清我家的情况后,知道我们父子俩不在家,他们就抓住机会,把我妈给轮奸了。我妈一个弱女子,手无缚鸡之力,自然无法保护自己。事发那一晚,我妈正在家打扫卫生,她身上只穿一件宽松的家居连衣裙,里面没戴胸罩,而且袖口开得很大,从侧面能轻松看到她肥硕的乳房。那帮歹徒在去我家之前,为了壮胆,找了个小饭馆吃饱喝足,干了好几瓶白酒……其中为首的,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体育老师,叫牛建。据说牛建当时已经被学校开除,因为性骚扰女学生,被学生家长闹上门暴揍了一顿。当天晚上,牛建一脚踹开我家大门,他带着四五个街上混的狐朋狗友,冲进我家。当时我妈正弯腰拖着地,门破之后,她抬头一看,家里突然冲进一群酒气冲天的男人,再看看一个个的架势和眼神,我妈知道情况有点不妙,她扔下拖把,尖叫着撒腿就跑……可我家就那么大一块地方,她能往哪里逃?我妈刚跑到卧室,正准备锁门,却被一个男人拦腰截住,整个人被抱在半空中。我妈吓得又哭又闹,两条雪白的美腿疯狂地乱蹬着,男人们却淫笑着「安慰」她:「别叫了大姐,反正你老公不在家,我们玩一会儿就走。」我妈苦苦哀求他们,说自己一个妇道人家,又一把岁数了,实在经不起这么多人折腾,求求他们能不能行行好,饶过她……可惜我妈哪里知道,这帮歹徒对她早有计划,我们父子俩不在家,我妈早就难逃噩运了。

  我妈苦苦哀求着,男人们兽性大发,牛建第一个冲上去,粗鲁地把我妈双手别在背后,用绳子捆住,再用胶带贴住她的嘴——即使我妈根本不敢叫出声,她此时此刻仍在担心被隔壁的邻居听见。牛建一把扯下我妈的连衣裙,我妈两只雪白的大乳房瞬间弹出,中间一条深深的乳沟,奶头暴露出来。男人们盯着我妈凸在胸前的两粒大奶头,随着她乳房晃动而上下跳动,他们纷纷咽着口水,这一对被他们性幻想过无数次的豪乳,终于真实地展现在他们眼前……他们一个个争先恐后着,把嘴凑到我妈胸前。一个人含住我妈的右奶头吮吸,另一个人就贪婪地叼起我妈的左乳,舔弄她的乳晕。我妈同时被两个人一左一右吮乳,不禁觉得奶头上酥痒难忍,弄得她的心里仿佛有很多蚂蚁在爬。我妈面红耳赤着,几乎快喘不过气来。随后,当男人们掀开我妈的裙子,分开她的大腿时,我妈阴部湿的地方已经透过内裤,湿成了一块水印。男人们见状,纷纷鬼喊鬼叫着,说我妈「果然是个欠干的骚货,还没玩几下骚逼就已经出水了。」我妈无助地耸搭着脑袋,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缓缓流下。作为带头大哥,牛建得到了第一个肏我妈的机会。同时,他也有幸成为了除我爸之外,第一个和我妈发生性关系的男人。牛建抱起我妈酥软的身体,分开她匀称的大腿,龟头对准我妈早已湿润的阴道口,「滋」的一声就插了进去。我妈全身颤抖着,被陌生男人强行插入下体的受辱感,强烈侵袭着她脑神经。但与此同时,牛建坚硬无比的龟头摩擦着阴道壁带来的阵阵快感,又令我妈无法自持……我妈只觉得呼吸困难,天旋地转。自打我爸出国后,我妈已经大半年没有过性生活,她两腿之间那一口流量充足的「水井」,急需男人的大「水泵」好好疏通疏通……牛建比我爸年轻好几岁,阳具更是比我爸大得多,他整个人压在我妈身上,下身力量十足地不断抽送,我妈无法忍受地大声呻吟起来。十分钟后,牛建开始加快阳具在我妈阴道内的抽插速率,我妈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粗脖子,整个人被一晃一晃,像风中的花瓣,如泣如诉地颤抖着。在我妈晃动的双乳和温暖潮润的阴道强烈的双重刺激下,牛建很快就支撑不住了……在阳具最后一次用力顶入之后,牛建的龟头顶端一阵酥麻,他和我妈俩人的下体紧密结合在一起,一股热精从马眼处喷出,全部射精了我妈的子宫里。被牛建肏完后,我妈半天没缓过劲来,她无力地仰卧在床上,失神的大眼睛呆望着天花板。其他几个男人,在牛建肏我妈时,他们就已经看得心痒痒,等牛建一从我妈的体内拔出阳具,他们纷纷脱下长裤,争先恐后地朝我妈扑了上去。他们有的抓住我妈的头发,让我妈含住他们的阳具。我妈从未试过口交,我老实的读书人父亲自然不会对我妈提出这种要求,我妈也觉得口交十分恶心。当男人们把阳具伸向她嘴边时,我妈皱着眉头,极不情愿地晃动脑袋,竭力想躲避他们的龟头。可这样一来反而激怒了对方,男人们扬起手,狠狠地甩了我妈两个耳光,把她打得两眼冒金星。我妈脸颊上火辣辣的,只好顺从地张开小嘴,含住嘴边男人们臭烘烘的龟头。接着,我妈强忍着恶心,埋头给一个男人卖力口交。另一侧,另一个男人站到她叉开的两腿中间,那人左手把我妈湿漉漉的阴唇分开,露出她被撑大的阴道口;右手握着阴茎的中段,龟头在我妈屄口上磨蹭了一阵,然后插入。我妈赤裸的身体颤抖了一下,那人的阴茎就已经全根尽没了……那人抬起我妈的双腿深深插入,抱着我妈肉滚滚的腰一阵猛肏. 我妈疯狂地扭动着身体,让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同时享用她的上下两张嘴。再往后,因为人数众多,我妈只能一边同时给两个男人手淫,一边嘴里含着一根阳具吮吸,同时她的肉穴和屁眼里还插着两根阳具,狠狠地肏弄她……三个多小时后,这帮歹徒各奸污了我妈两次,把我妈的卧室搞得一片狼藉。发泄完了兽欲,男人们一个个脸上带着满足的表情,离开了我家。我妈躺在床上失声痛哭,她的下体充满了精液和阴道分泌液,肉屄口不断有白色的精浆涌出。……

那晚之后,这帮歹徒隔三差五地就来奸污我妈,有时候牛建一个人来,有时候他们三五成群一起来……他们往往会选择白天来我家,因为我白天在学校里上课,家中只有我妈一个人。每次他们来奸污我妈,在我家一呆就是一整天,他们无休无止地轮奸我妈,在我家各个角落肏弄我妈的肉屄,肏累了、口渴了,他们就让我妈烧饭泡茶,给他们补充体力。直到晚上我下晚自习,他们才会陆续离开。我妈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,因为那帮歹徒随时都会来奸污她。不仅如此,晚上那帮人离开后,我妈还得一个人迅速地清理身体、打扫房间,生怕被我放学回家后发现异常。我妈也曾想过报警,但考虑到我和我爸,她只能选择息事宁人。我妈心里清楚,一旦事情闹大,一方面会影响到我高考,另一方面,我爸肯定会选择跟她离婚,没有任何余地。我爸是典型的传统家庭出身,他平时木讷寡言,骨子里却贞操观念极强。我爸是断然不会接受一个人被其他男人玷污过得女人的——即使是我妈这个任劳任怨、跟了他一辈子的妻子。基于我爸这种性格,我妈除了三缄其口,默默忍受牛建等人对她的玩弄,她别无他法。

  【完】